紅樓夢-詩詞

序曲 -- 紅樓夢引子

開闢鴻蒙,誰為情種?
都只為風月情濃。
趁著這奈何天、
傷懷日、寂寥時,試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這懷金悼玉的《紅樓夢》。

葬花吟
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繫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貝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初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殺葬花人;
獨把花鋤偷灑淚,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底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惱春:
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豔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不教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分骨肉
一帆風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園齊來拋閃。
恐哭損殘年,告爹娘,休把兒懸念。
自古窮通皆有定,離合豈無緣?
從今分兩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牽連。

嘆香菱
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
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晴雯曲
霽月難逢,彩雲易散;
心比天高,身為下賤。
風流靈巧招人怨。
壽夭多因誹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

紅豆曲
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
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后,
忘不了新愁與舊愁。
咽不下玉粒金口噎滿喉,
照不見菱花鏡里形容瘦。
展不開的眉頭,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
流不斷的綠水悠悠。

題帕三絕
其一
眼 空 蓄 淚 淚 空 垂 ,
暗 灑 閑 拋 更 向 誰 ?
尺 幅 鮫 綃 勞 惠 贈 ,
為 君 那 得 不 傷 悲 !
其二
拋 珠 滾 玉 只 偷 潸 ,
鎮 日 無 心 鎮 日 閑 ;
枕 上 袖 邊 難 拂 拭 ,
任 他 點 點 與 斑 斑 。
其三
彩 線 難 收 面 上 珠 ,
湘 江 舊 跡 已 模 糊 ;
窗 前 亦 有 千 竿 竹 ,
不 識 香 痕 漬 也 無 ?

秋窗風雨夕
秋花慘淡秋草黃,耿耿秋燈秋夜長,
已覺秋窗秋不盡,哪堪風雨助淒涼!
助秋風雨來何速!驚破秋窗秋夢續。
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淚燭。
淚燭搖搖箬短檠,牽愁照恨動離情。
誰家秋院無風入?何處秋窗無雨聲?
羅衾不奈秋風力,殘漏聲催秋雨急。
連宵脈脈復颼颼,燈前似伴離人泣。
寒煙小院轉蕭條,疏竹虛窗時滴瀝。
不知風雨几時休,已教淚洒窗紗濕。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靈。
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
枉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
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
忽喇喇,似大廈傾; 昏慘慘,似燈將盡。
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枉凝眉
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
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
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化﹖
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
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
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
怎禁得秋流到冬盡、春流到夏!
 


最近維修時間:2005/07/30 上午 11:0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