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護師節」特刊
2019.05 第38卷12期 執行編輯:謝生蘭
  回首頁搜尋引擎高醫醫訊PDF文件加入我的最愛高醫網站 
那些加護病房教會我的事
【回本期目錄】
內科加護病房   曾輝龍 護理師 (108年5月)

我是一個男護理師,大學就讀高雄醫學大學護理系,在退伍後進入高醫附設醫院的內科加護病房。剛入職場時,陌生的環境對新鮮人而言,是巨大的挑戰;周遭的事物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總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境。

還記得剛進加護病房,臨床老師細心解說工作內容、例行公事、臨床學理和技術等。在旁一頭霧水,上一秒才正要整理思緒,下一秒就忘了,每天都戰戰兢兢不知如何跟上團隊的節奏。

通過試用期後,正式成為加護病房的成員,開啟護理生涯的視野,從不同的病人領略不一樣的生命經驗,也體會著箇中滋味。

大家都說病人是生命導師。記得第一次遇到急救情境,身為主護理師,對急救流程還不熟練。抽藥時手一直發抖,心亂如麻、慌張不已。接著急救車推來,電擊板也放好了,自己卻傻傻的站在病床旁不知所措,除了無助還是無助,幸好有學長姊們的鼎力相助,才渡過難熬的一天。雖然病人未成功救回,家屬忍著淚水,仍頻頻感謝醫護人員,也牽動每個人的情緒。搶救生命是目標,掌握生命徵象是基本原則,不能輕忽其中任何一項,這次經驗有如當頭棒喝般,見識到團隊密切的合作與幹練,也紮實上了一門課。

加護病房綜合著許多複雜性疾病,如同戰場中有人與疾病纏鬥後沒能渡過難關,也有戰勝病魔的勇者。一位罹患肺癌反覆住院的女性病人,因呼吸衰竭,插入氣管內管合併人工呼吸器使用。胸部X光顯示雙側肺部嚴重塌陷,為了使病人能配合呼吸器的運作,持續給予藥物濃度高的鎮靜劑及肌肉鬆弛劑;醫師告知家屬其病情極度不樂觀,應做最壞打算。

每到會客時間,家屬都在病人耳邊聲聲呼喚,並執行護理師所教導的四肢關節被動運動。也許是感受到親情溫暖,三週後病情逐漸穩定,最後成功脫離呼吸器。這過程對病人來說極為辛苦,心中充滿疑惑提及「如果無法脫離呼吸器而需要做氣切手術,妳願意嗎?」,病人非常勇敢的說:「會!因為孩子需要我,不怕得堅強!」堅毅的眼神與回答令人感動及敬佩。

由於高齡化人口結構與疾病的多樣性,大部分病人入住加護病房時,會面臨病情變化是否要急救的議題。有些家屬不願意家人長期受病痛折磨而選擇不執行心肺復甦術,亦有因捨不得離開而要壓胸及電擊,這些選擇都沒有對與錯,但值得省思。有時家屬不了解急救的流程及癒後情況,護理人員會細心說明病人的身體狀況、急救措施所衍生的情境,藉此讓家屬思考,並協助撫平哀傷的心靈。

經過在加護病房的磨練,增進專業及視野的拓展,已從懵懂的新鮮人步上軌道。病人都是生命導師,參與照護的過程,讓自己能發揮所學並與家屬教學相長,增進護病關係及提升醫療品質。雖然工作負荷很重,但看到病人能逐漸恢復,以及家屬感激與滿滿的笑容,是我們堅持在護理的動力與來源。

 

 

 

【回本期目錄】
 
高雄市三民區自由一路100號(地圖) │ 聯絡信箱│網頁維護:kmuj@kmuh.org.tw
高醫醫訊雜誌社 版權所有 © 2013 KMUH All Rights Reserveda 建議使用IE 9.0以上1024×768為最佳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