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專刊
2020.05 第39卷第12期 執行編輯:孫麗珍
  回首頁搜尋引擎高醫醫訊PDF文件加入我的最愛高醫網站 
移植愛  護理情
【回本期目錄】
手術室   李佩珊 護理師 (109年5月)

「新聞報導:台O市1名28歲的謝姓男子,本月14日凌晨時分騎機車自摔,先後撞上停在路邊的轎車與計程車,謝男當場倒地不起、傷勢嚴重,隨即被送往醫院救治,經醫師搶救約8天、2度宣告腦死後,謝男遺孀決定遵照丈夫生前遺願,同意捐出心臟、肝臟、腎臟及2枚眼角膜等器官,遺愛人間、此舉令人感動。」

陪著家屬進到手術室,這裡的氣氛有種說出不出的悲傷,冷冷的溫度夾雜著瀰漫在空氣中的藥水味,家屬說著:這一次你不等我自己先走了,看著醫護人員們收拾著器具,卻有一種體貼的安靜,但其實你喜歡熱鬧。所以你獻出自己的身軀,再也沒有防備的躺在手術台上,將身上僅有的器官獻給需要的人,看著手術燈打在你身上,已不是當時活耀在太陽底下有著黝黑膚色健康的你,取而代之的是泛著青白色的光,靜靜的安詳地躺在那,當初你曾自豪的肌肉線條已經不再了,取而代之的是細細密密的傷口,扣上釦子,衣服遮住了縫合的線,你還是那麼完整,知道你對身後的想像,讓你達成最後的願望,帶著尊嚴和榮耀堅定地走完這一段路。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的大體護理案例,還記得剛觸碰到病人身體時那冰冷的溫度,令我從內心打了個冷顫,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手術室溫度的關係,也或許都有吧!然而每做一個動作都要輕聲溫柔地和大體解釋著,畢竟人到最後還是有聽覺的,而擦拭後的身軀等待著家屬進來更衣,悲淒的氣氛讓我只能偷偷轉身擦掉藏在口罩下的淚水。因為第一次的經驗和震撼,讓我了解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不禁令人重新省思護理到底是什麼?這條路走下去要面對的是無數次的生命從眼前逝去,我該怎麼去調適?才能讓我在這領域裡不被自己的情緒影響到護理的專業。

然而對我而言參與器官捐贈是一項具有神聖使命的工作,特別是在手術台上看到跳動的心臟失去原有的搏動,殊不知此刻的停止是為了另一個新的開始,因為它代表的不再是一個生命的終止,而是無數生命的延續,尤其對家屬來說,捐贈者並沒有離開,而是換種方式生存下去,並讓他們感受到陪伴的延續,促使這份大愛更加的圓滿而實在。

 

 

【回本期目錄】
 
高雄市三民區自由一路100號(地圖) │ 聯絡信箱│網頁維護:kmuj@kmuh.org.tw
高醫醫訊雜誌社 版權所有 © 2013 KMUH All Rights Reserveda 建議使用IE 9.0以上1024×768為最佳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