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場所之選擇

社服室主任暨醫學社會學系 陳武宗副教授


 人,既然無法決定自己的出生,那麼我們可以決定個人的往生大事,包括如願地選擇安排自己人生最後的臨終場所,讓身心安適平和、尊嚴地辭世?

 如彩的婆婆堅決反對她回家往生,理由很簡單:「歹處理、不方便。」如彩雖多次提出她好想回家,但見先生難為的臉色,最後也未堅持只得改口說:「那送我去寺廟就好。」嗎啡與宗教是癌末期的她忍受最可怕最可怕的疼痛時,唯一的依靠。她最後一口氣,仍是在住了快半年的病房內嚥下,享年三十四歲,是乳癌末期患者,她往生最大憾事,應是未能如願回家,也去不了師父的寺廟。

 剛信則是一大公司的中階管理幹部,全家精神與物質上的靠山,中年歲月突遭肝癌侵犯,生命與事業雙雙陷入谷底。但他求生意志強烈,完全配合醫囑進行相關治療,多次住院期間親朋好友探訪慰問不斷,支持鼓勵甚多。但當醫療窮盡大限來臨之時,他毫無猶豫的向長期陪伴在旁照料的妻子交代:「回家去吧!」他如願回到熟悉的家中安息。

 患病居家照顧或死亡在人類社會生活中原是件極自然的安排與過程,但隨著主流醫學與死亡觀念的轉變,如何盡一切可能費用與醫療照護技術,去對抗死亡;減少不必要的死亡,成為醫病(家)共同的大目標。加上居住條件、社區生活環境、家庭結構與照護照顧功能等因素的改變,使原先發生在家庭情境中的死亡過程與經驗,逐漸被醫院取代。雖讓彌留狀態的臨終者以病危辦理自動離院方式留一口氣出院,成為醫療過程常見的請求與安排。但有多少臨終者在此時空下能如願回家呢?而這樣的處理方式對臨終者又有多少實質的意義?

 癌末期階段回家受照顧或逝世,或將仍是大多數人的期望與夢想,以最近一項以家庭醫學科一般看診患者進行問卷調查結果發現,在五五二位受訪者中對過世場所的選擇,有百分五十願意選擇在家裡過世,依序是醫院及護理之家。進一步瞭解受訪者選擇回家與否的理由,選擇回家者,大多數所持的看法是「家是熟悉的地方」、其次「希望往生時有家人陪伴在旁」。而選擇不回家過世者最多的原因,是「不想帶給家人困擾」,依次為「擔心無法充份獲得醫療照護」、「一旦有事會不知所措」。此結果與高醫民國80年至85年期間患者死亡資料中,死亡地點統計相對照,五年來平均在醫院內死亡者約佔百分之三十七,病危辦理自動出院者則有百分之六十三,出院回家逝世仍是大多數人優先的選擇,但對國內眾多癌末期患者未來能否如願回家,選擇與決定過程,仍有不少主客觀因素在左右。

 若能克服末期症狀與疼痛的問題,或有適當的居家照護服務,讓病家雙方安心放心,那麼當臨終者在體認醫師已盡心力「無步」了,對自身病情也完全瞭解接納「認了」,並以平和的心境與自主的選擇,在獲得家屬尊重與照顧下,決定回到熟悉的家中逝世,同時享有與家人共有最後的家庭生活,生死而無憾,此臨終場所之選擇應是善終之境,十分人性與自然的告別。

 當醫療窮盡無步,生命也到盡頭,癌末病人如何選擇安排個人最後的照護安身之所,能為自己做下人生最後一次的決定嗎?家人能尊重如病人所願嗎?而長期在醫療照顧系統中的醫療人員能協助病人及親屬,做出最好的選擇無所缺憾!

 回家真好,但當病人選擇留院,他們會獲得身心安適與受尊重的對待?對癌末期患者,生命將盡,我們如何盡心力協助他們,關懷他們,是一門需要虛心學習的活學問。而如何營造合宜善終場所,讓癌症病家有所選擇,更是值得大家努力的目標。


陪同刻劃癌末歲月的臉孔 安寧療護社區資源介紹
高醫醫訊 第17卷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