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瘟疫看人生

感染內科暨感染控制室 蔡季君 主任(93年11月)


SARS在每個人心中無啻是夢魘,許多人都不願意去回想那段日子。因為它造成許多人的不便、忙碌、壓力與痛苦,如果SARS至今還是個夢魘,那這夢魘就不曾真正的過去。

在SARS發生前,我總覺得死亡離我好遙遠,對於病人的死亡,我總是站在旁觀者的角色。甚至,從未真正的與病人去溝通面對死亡的問題,因為,常常死亡代表著醫療的失敗,是許多醫護人員不願去面對的。及至SARS,在照顧著病人同時,想像病床上臨死的病人,下一刻有可能變成自己時,才知道那種悲涼、無助與恐慌。重症無望的病人是多麼渴望有人能真正傾聽他們發自心中對死亡的恐懼,多麼希望有人能跟他們坦白、跟他們談。

對此,我們醫護人員是顯得多麼陌生與不熟悉!於是我才了解,身為醫者,長期以來不斷的在整理別人的生命,這次面對磨難,竟也是變得如此脆弱;原來,長期以來,我從未曾真正認真的整理過自己的生命。發生院內感染時許多醫護人員的歇斯底里,其實根源於每個人對死亡的無知與害怕所投射出的脫序行為。

如果靈魂可流轉、生命是無限,此生的痛苦不解決,來生將重覆這未解決的痛苦與難題,困擾我們生生世世,我相信沒有人願意重覆過痛苦的人生;因此,我們的眼光不僅要致力讓這輩子進步,更要讓生生世世進步。快樂的人生是生命中最重要本質,但那不是指享樂的人生,而是心靈真正安心、寧靜的恆常持久的快樂,那是一股力量,那是需要發起很大的心力,更是要不間斷的努力與學習。

以往的我,相信人定勝天,我對自己的能力自負且自信;在SARS之後,終於讓我了解造物者的偉大,令我學會謙卑,許多事情,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生命與生命間是緊密相扣、是唇齒相依。敬畏生命,尊重生命,大自然也會還給您應有的尊重。於是,將自我壓縮到最小時,把別人的利益放到最大時,原來這才是解開痛苦、爭奪、怨恨的根本,追求真正恆定心靈快樂的人生就從這裡開始。

如果放眼無限生命,那麼死亡不過是今生與來生的過渡狀態,死亡的意涵反而是積極正向的,因為它是帶領您前往進步的來生的原動力。在SARS那段時間過後,我相當珍惜自己仍能活著。能生而為人,相當難得,因為心願一發,力量無限,但人身又是無比的脆弱,死亡有可能在不預期中突然降臨,而當死亡真正降臨時,一切的金錢、名利與權勢通通無法帶走,只有慈悲利他的修行跟著您,決定您是否有一個更進步的下一生。於是,把握當下,生命的意義突然變得清晰與真切,讓生命的每一刻都能讓自己不後悔、能心安理得、能寧靜快樂。其中的要訣,便是慈悲利他的心志與凡事依持正知、正念、正行去修為。快樂人生的實踐,在於起而行,立即行,讓愛傳出去!這些力量的來源,來自清楚掌握宗教的精義及虔誠的信仰,將之應用在日常生活中,自利利他,無論面對巨變、面對死亡,皆能達到生死兩無憾。

如果SARS是個敵人,誠如達賴喇嘛所示「要珍視你的敵人,因為它是您最偉大的老師」。如果,沒有SARS造成我極大的痛苦,我不可能悟出這麼深涵的生命本質。痛苦讓我思索並悟出,原來藉由宗教的力量,轉化心境後,竟然可以變成生命中最實質的智慧與快樂! 而痛苦才是衡量快樂的指標! 由夢魘到感恩,這夢魘才算真正過去!

回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