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沉思 

踏進無國界醫師組織

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     蔡季君 主任(97年6月)


2005-2006年間我受到已故義大利籍醫師Dr. Carlo Urbani的精神感召,追隨他的腳步,到國外研習熱帶醫學一年。Dr. Carlo Urbani,這位篤信天主教的醫師,是全球第一位察覺SARS為新興疾病,即時向WHO要求提出全球警訊,但因投入SARS病人的照顧與疫調,最後卻不幸死於SARS。他曾任獲諾貝爾和平獎之無國界醫師組織(MSF,Medicins Sans Frontieres)主席,後來轉任WHO,其一生為偏遠貧窮動亂的國家,推動人道醫療的服務;教導其小孩---要向貧窮學習,並且極力倡導種族平等與尊重生命的理念!

同期進修熱帶醫學的有32位醫師,來自15個國家,橫跨各種族--美國、德國、瑞典、奧地利、波蘭、英國、澳洲、紐西蘭、日本、新加坡、臺灣、緬甸、泰國、索馬利亞、奈及利亞。各國文化、疾病、價值觀、宗教的交流,是非常寶貴的學習。許多醫師已經有加入民間團體NGO援助貧窮國家的醫療經歷。他們於醫療援助時,才發現自己對熱帶醫療的不熟悉,因此特地來充電與學習,希望將來更有能力救助他人。這些交流讓我深切體悟到學習熱帶醫學與國際醫療之間的緊扣與密切。我在這裡赫然發現了許多Dr. Carlo Urbani的分身。

回國後,除了在高醫推動籌設「熱帶疾病醫療暨防治中心」的任務型導向外,環顧思索必須積極以參與國際醫療的腳步,邁入地球村。於是我先以書面申請加入MSF之國際醫療志工, 歷經五個月之三階段之審查與面試,在其嚴格甄選下,我竟然被錄取。這使我心中充滿感動,我正一步一腳印地逐漸踏上Dr. Carlo Urbani的軌跡。無國界醫師組織為全球的民間組織,是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自1971年成立以來,致力為戰亂、天災和疫症的受害者提供緊急醫療援助,也為一些醫療設施不足的地區提供基本醫療服務,並協助它們重建醫療體系以達至自給自足。無國界醫師組織目前在全球70多個國家工作。每年,逾3000名來自60多個國家的志願人員,包括醫師、護士、後勤專才、食水衛生工程人員及管理人員,前往不同國家參與人道工作。1999年MSF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由當時任MSF之主席Dr. Carlo Urbani代表受獎。其中心理念、志工素質、組織動員能力與效率,獲得全球一致的肯定。

我踏入MSF接受其面試時,曾經被問到幾個問題,印象深刻。「如果您因從事醫療救援而反而如南韓傳教士事件般被扣為人質,您可曾考慮過?」、「如果您因搭車正要從事醫療救援,被士兵持槍攔下,您如何反應?」、「您為何必須要參與這組織從事國際援助?何不援助自己本國的子民即可?」。

人生的一切,都在上天的安排中;禍福不是自己可以逃避或強求可得。如果一但遭遇時,坦然以對;生與死都是人生很重要、也是很好的選擇;要緊的是,時時刻刻都要安立在正知正念及利他的意念上。即使不幸,有任何不測,也可以臨走時安心而無愧。

全球的暖化,天候的異常,世界天災人禍不斷,有可能完善的公衛體系,會毀於一旦;當我們加入國際NGO為國際醫療人道救援付出心力時,何嘗不是一種難得的進修與學習。很難說,這些經驗也許有朝一日,可以派上用場協助自己的子民。人生道路上,幫助別人,往往將來便是幫助自己。當我我踏進MSF那刻起,上天已為我人生開另一扇窗。

回 本期目錄